拯救美强惨反派: 【终章】

您现在阅读的是老怀表文学www.laohuaibiao.com提供的《拯救美强惨反派》 【终章】(第1/5页)

    第80章 终章

    沈觅忽然有了泪意, 她不知道越棠受了多少伤,不敢抱他,只敢双手握紧了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越棠笑着, 沈觅忍着哽咽, “除非,你再也不要有今日这样的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危险。”

    她衣衫干净整洁, 越棠觉得自己身上脏污太多, 不敢再靠近,眼眸温柔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瞧见了她眼中隐隐的泪意。

    除了在床榻上会失神到流泪,她平日从未流露出这样脆弱的模样。

    越棠心底软到难言, 又有微微的疼痛。

    他果然还是不想看她在床榻之下流泪,就算是为了他也不行。

    越棠笑着出声道:“殿下, 我终于能看到您在床下为我哭一次了吗?”

    他话中带着调侃和期待。

    沈觅一怔, 眼底的泪欲落不落, 又不可避免想到每次之后一脸的泪水,再看眼前的他, 她忽然就有些气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那么担心他!

    他这个时候不会说合适的话,那就不说不行吗!

    沈觅气得立即抬起衣袖将眼睛抹干净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你再说错一句话,等你伤好了我就和你一句不少地清算!”

    越棠眨了一下眼睛,抿紧了唇瓣,唇角笑意却是止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沈觅气得不再理他,出门前将门带上, 立即吩咐人备水, 尽快将太医找来, 随后去看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梧桐殿外两个身穿甲胄的青年并肩站着,宗青云是她见过的, 他身旁立着另一个将军,浓眉大眼,眉飞色舞地和宗青云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见到沈觅,两人走过来,齐声喊:“见过清晏君主。”

    另一道声音却是——

    “见过婶母。”

    沈觅怔了怔。

    宗青云连忙瞪了那青年将军一眼,解释道:“这位是宗良平,他接到宗罄要反的消息,就先带了两万轻骑兵连夜赶回来援。”

    宗青云多解释了句,“按照辈分,我等都是陛下的小辈。”

    宗良平笑嘻嘻地又和沈觅打了一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婶母好!我就是良平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只是家中一个备受冷眼的婢生庶子,是越棠给了他机会。

    这天下也可以有他的理想和抱负。

    沈觅笑着应了一声,宗青云见沈觅应了,有些别扭,面容极为扭曲地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见过叔祖母。”

    宗良平笑得捂着肚子,宗青云气得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四面将士的收整由宗良平和宗青云二人来,百姓都已经被妥当安置在宫中。

    沈觅又四处查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雍都中的百姓受了一整日的惊扰,但是被禁卫军护着,却只是有惊无险。那些被暗卫和死士袭击的大臣家中,也有禁卫军相助,被捉住的大臣也被及时救下没有遇险。

    眼下诸位大臣正在家中整理衣冠,此刻已经有人来到宫中等候传召,约莫再过一会儿,就会有大批的官员齐聚宫中。

    沈觅又确认了一下没有旁的问题,便立即折身又回了梧桐殿中。

    越棠已经沐浴过,换上了干净的里衣,御医正在一旁小心地收整药箱。

    沈觅抿紧唇瓣,深吸一口气,走近过去。

    她手指收紧。

    越棠抬眸坦然地看着她,御医退出房门。

    他穿着衣服,衣领都好好地收着,让人看不出他哪里有伤。

    别人好歹还有甲胄能挡一挡,他是直接穿着龙袍出去的,连可以挡些伤害的都没有,宽袍大袖还影响动手。

    沈觅咬了一下唇瓣。

    “我要看你的伤。”

    她唇瓣本就被咬破过,此刻看着洁白贝齿深深陷进红润的唇瓣之中,将艳红挤出一片失去血色的白,越棠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抬手抚了抚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“会疼的,不要咬。不如留着咬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觅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要冷静。

    沈觅还是忍不住用力地咬了一下唇边他的手指,发泄了火气,冷声道:“解开衣服。”

    越棠坐在软榻上仰视着她,颜色极深的瞳仁外面的那一圈暗蓝依旧如初,让他的眼睛在此时也能显得漂亮又澄澈。

    他不紧不慢地站起身,沈觅在他身前只能到他肩膀的高度。

    越棠垂眸去解衣衫上的盘扣,领口渐开。

    最后手按在腰带上。

    他动作又慢又优雅,眼神还缠着她,好好看个伤,也像是没那么单纯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觅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。

    越棠将腰间束带解开,柔滑的绸缎沿着他肩颈的线条滑下,露出他有如精心雕刻一般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的肌肉线条很漂亮,恰到好处的劲瘦,是沈觅最喜欢的那种。

    肌肤如冷玉,丹樱为点缀,几道雪白的细布绕在胸膛之前,手臂上也有两处包扎着。

    越棠将长发撩到身前,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“是背后的伤,不重,手臂也是轻伤。”

    越棠动作轻松,确实不见一点疼痛的模样。

    沈觅总算松了一口气,她视线落上他下面的衣裤。

    越棠转过身,笑着问她:“还要脱吗?”

    他语气自然,好似毫无杂念,只是让她看伤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下一步要脱的不是他身上最后一件衣服的话。

    沈觅长睫颤了一下,没有往下看,抬眸仰头看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还有伤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越棠握着她的手,嗓音也好听。

    “殿下的话我都记得。我很小心尽量不让自己受伤,衣服上的血也没多少是我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沈觅脸颊有些热,确定了越棠身上没有多少伤,她放下心,立即落荒而逃一样地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大臣还在外面等着,赶紧穿好衣服出去。”

    越棠捡起落在软榻上的里衣,看着沈觅的背影,忍着笑将衣服一件件穿好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沈觅抱着他放在宸极殿中的那套红衣,此时索性便穿上了这一套。

    等到他出门,沈觅正仰头看着天际的月亮等着他。

    越棠从她身后抱着她。

    “殿下,是我一个人的殿下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只会叫她君主,只有他会再唤她殿下。

    沈觅忍不住也笑了,她垂眸看到身前越棠的衣袖,他穿的是那套红衣。

    沈觅转过身。

    眼前的青年在月下对她笑着,面容极美,眉眼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【请收藏老怀表文学,laohuaibiao.com 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】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