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派她不想玛丽苏[快穿]: 【完结】

您现在阅读的是老怀表文学www.laohuaibiao.com提供的《反派她不想玛丽苏[快穿]》 【完结】(第1/11页)

    菟丝花的反派(五)

    许棠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连忙接着说道:“我是个没用的人, 我不?该非要跟你出来的,对?不?起?都?是我耽误了你,害你受伤。”

    她的味觉一向敏感, 她此时已经嗅到了空气中他血液味道。

    她边说边哭, 泪水打湿了她的面颊顺着下巴滴滴答答的往下滑落。

    她此?刻的样子看起?来晶莹易碎,又透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决绝感。

    池月秋眼皮一跳, 似乎意识到了她要做什么?, 脸色一变连忙开口道:“不?!”

    许棠毅然?决然?的咬了齐争捏着她肩膀的手?指,在对?方因为?疼痛条件反射缩回的时候朝着面前的洞口纵身一跳。

    池月秋想都?没想抬剑便将面前烂路之人斩杀, 而后朝着许棠的方向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风声潇潇,衣袂纷飞。

    许棠已?经听见了耳边蛇类的嘶嘶声, 除了这个声音还有脑内小?系统疯狂的尖叫。

    吵的她有点出戏, 还有点脑瓜子疼。

    小?系统不?知道怎么?突然?之间宿主来了个这么?决绝的信仰之跳,但还是很恪尽职守的给她开了痛觉屏蔽。

    就在它觉得这个任务一定要重头再?来的时候,许棠原本下坠的身子突然?被一只大手?揽住了腰身。

    在它惊愕之间, 池月秋踩着壁沿三两下就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洞外齐争不?仅没有害怕恐慌,反而神经质的哈哈大笑?。

    他看着从洞里一跃而出的池月秋道:“你杀了凡人。”

    池月秋面色没有变化,抬手?起?出剑式唤出万千光华将他穿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齐争根本就没想过自?己活, 他踉踉跄跄的退后一步,嘴里吐出大口鲜血, 边咳嗽边笑?道:“你以为?到这里就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他诡异的看了被他揽在怀里脸色发白的许棠道;“这一切才刚刚开始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他便断了气。

    池月秋将剩下的妖怪都?解决了, 又将那些百姓的情?况都?报给了宗门?, 让他们派人过来处理后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他这才转身带着许棠离开。

    许棠趴在他的怀里,弱弱的出声道:“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池月秋没有回答, 脚步依旧飞快。

    “包扎一下比较好吧。”她抬头朝着他看去, 那双美丽又空洞的眸子虽然?失神,但他仿佛从中看出了她的担忧。

    他定定地看了她片刻, 然?后抬手?撕掉了袖口,将那块纯白的布条系在她眼帘上。

    而后一言不?发的开始赶路。

    如此?赶了一会路,他才开口道: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他抬眼看向她,原本纯白的布料已?经被泪水沁润透明湿粘的贴在眼周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?消的。”听着她略带哭音的声音,池月秋沉默一会,最终妥协的放了她下来,准备给自?己上药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许棠开口道。

    见池月秋没有说话,她又毛遂自?荐的匆忙解释道:“虽然?我看不?见但是我能摸得到,我怕你上药的是不?好上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便感觉手?里被塞进来了一个瓶子,她下意识握紧瓶子,这才露出了些许笑?容。

    瞧见她唇角的笑?意,池月秋虽然?没说什么?,但神色也缓和?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将上衣褪去,露出有大大小?小?伤口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不?知为?何,分明知道她看不?见,但是当她头部微微转向他身体的时候,他还是心绪起?伏波澜了一下。

    将脑子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思绪驱逐掉,他闭了闭眼再?重新睁开的时候许棠已?经手?指抹了药膏朝着他的伤处抹了起?来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轻柔又小?心,似乎很害怕他会疼,每次擦的时候还会轻轻的朝着伤口吹起?。

    就像是照顾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但她不?知道,她越是这么?小?心翼翼,他越能清晰的感受到她指尖柔软的触感。

    这让他肌肉不?自?觉紧绷,连情?绪都?绷紧了些许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看向她,视线微暗,看着她重新又被泪水浸透的布条抬手?将布条解开扔掉。

    她被他的动作吓得颤了颤睫毛,上面残存的泪珠欲掉不?掉的坠在睫毛上。

    有种易碎的柔弱感。

    “为?什么?要开门?。”他淡声问道。

    许棠听他这么?问,纤长的睫毛又是一抖,那颗欲掉不?掉的泪水也顺势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他说你可能会有危险,我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?什么?担心我。”他又问道,这次的声音带了些许别的情?绪。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我比你更容易受伤吗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许棠又愧疚又后悔,珍珠大的泪水又开始颗颗的从眼眶里掉落。

    “对?不?起?,我不?知道会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她话说的真挚又柔软,跟她做的事情?截然?相反。

    没有能力保护自?己不?说,对?自?己的实力还没有认知。

    只会拖累别人。

    他分明最厌恶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抬眼看向许棠,她虽然?歉疚的说着话,可手?里的动作也没停,她吸了吸鼻子,抬手?想学池月秋撕下自?己的袖子给他包扎伤口但却怎么?也撕不?下来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池月秋自?己撕的,然?后把布条交给了许棠。

    许棠接过布条,伸手?摸索着他身上的伤口,然?后小?心翼翼的将手?探过去,一圈一圈的给他绕着。

    双目失明的她认认真真的给他包扎伤口,浑然?不?觉她已?经快要钻进池月秋怀里了。

    池月秋垂眼瞧着近在咫尺的毛绒脑袋,喉间生出微微痒意。

    他别过视线,不?在看她,等她包扎完了以后将衣服穿上抬手?便要抱她起?来赶路。

    可这时许棠却道:“虽然?只有短短的不?到一个月的时间,但是也很感谢你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池月秋动作一顿,转头瞧她,还没说话便见她接着道:“我就不?跟你回去了,我想了想,我自?己一个人过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,很难不?让人想到她是因为?刚才池月秋的问话让她有些生气所以才来了这么?一出。

    池月秋神情?没有任何变化,只是道:“先出了林子再?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?……不?用了,我自?己可以出去的。”她边说边转身想要就此?散伙。

    只是她刚走几步就被地面纵横交叉的树根绊的跌倒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池月秋抬手?将她拉入怀中这才避免脸着地的命运。

    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【请收藏老怀表文学,laohuaibiao.com 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】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